四川省华蓥市筛擦商贸有限公司 - www.739byd.cn

政府给每户3.5万元的资金支持

对这一情况,邓伟聪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当时听说镇里会找几个大公司来赞助新村建设,而且也期望驻村的扶贫单位可以帮忙争取一些资金,所以向村民承诺每户只需交3.5万元。

9月5日,望埠镇镇委委员钟敬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经统计,因建新村是拆旧建新,老得见到一个人影。南方农村报记者进去其中一栋楼房看到,里面共有4个卧室,厨房、卫生间等设计齐全完备,除了地板还没铺瓷砖外,门窗、墙壁等基本搞好,按当地村民的说法就是“稍微搞一下就可以入住了”。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村里采访时就碰到有两户自称还没交钱的农户,他们给出的理由都是“没钱”。邓伟聪表示,确实有少部分村民对政府存在依赖心理。

9月5日,英德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建老围新村时,是搞新村的第一年,想通过几个示范村,带动其他村的建设。出现了这个教训,以后就只帮助真正困难的群众建房了。到2012年,许多村都提出要搞新村,英德市的提法也变成“不搞锦上添花,只搞雪中送炭”。

签订协议书后,原来300多间破旧的泥砖房被推倒,取而代之的是新建的126套洋房(每户一套)。

时间回溯到2011年的下半年,戴着“英德市泥砖房改造示范村、英德市新农村建设试点和广东省幸福安居工程示范村”等多个光环的老围新村,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破土动工了。当时,当地官方对老围新村的宣传是“高起点、高规划、科学配套”,“建成后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幸福安居新农村”,并给出了新村完工的时间——2012年5月。

英德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老围新村建设中,政府给每户3.5万元的资金支持,其中1.5万元来自省级农村低收入住房困难户危房改造资金,另外2万元大部分来源于英德市当地“6·30扶贫济困日”的捐款。而钟敬表示,当地政府还为老围新村另外申请到省、市其他帮扶资金100万元。

9月5日,望埠镇镇委委员钟敬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经统计,因建新村是拆旧建新,老围村现共有11户农民没房居住。下塘村委会干部邓建伟表示,村委会替无房居住的五保户出钱租房,而其他无房的农民有些借住亲人的旧房,有些自行租房。

钟敬表示,当时政府向村民承诺,政府给每户农民3.5万元的资金支持,不足部分由农户自筹。

9月4日,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进老围新村。远远望去,一排排崭新的两层别墅式洋房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如同走入了某个城市的园林式住宅小区。但是走近一看,洋房门前的杂草已比人还高,四五头牛或慢悠悠地在啃草,或悠闲地躲在草丛中乘凉……偌大的新村,难得见到一个人影。记者进去其中一栋楼房看到,里面共有4个卧室,厨房、卫生间等设计齐全完备,除了地板还没铺瓷砖外,门窗、墙壁等基本搞好,按当地村民的说法就是“稍微搞一下就可以入住了”。

面对如今的情形,钟敬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镇政府计划重新找一个开发商,先垫资把新村的收尾工程搞好。

南方农村报记者在老围村小组随机采访了近10户村民,大部分村民称,按照协议,他们都交了3.5万元自筹资金,剩下的资金应由政府解决。

下塘村干部邓建伟告诉记者,为解决资金缺口问题,去年,镇政府“以商量的态度”向农民提出建议,每户农民再补交1.5万元。邓建伟表示,农户反应很大,认为1.5万不是小数目,也有人担心如果多交了还不够,“那不是又要再交钱?”

钟敬表示,一听到要交钱,去年召集村民开会,都几乎没人参加,126户中只来了十几户。

本来一切顺风顺水,但期间出了一个插曲:时任村支书的邓伟聪向农户承诺,每户只要出资3.5万元,不足部分由政府解决,并与农户签订了协议书约定这些事项。

老围村原来虽有300多间泥砖房,但当地村民、镇村干部均向记者证实,当时真正还住在泥砖房的农民就只有十几户,大部分农民都在旧房周边建起了楼房。邓书强家2004年就建了一层近百平方的楼房,原本打算加建成两层,政府说要搞新村,就没建第二层了。因为新村建成后,每户可以分到一套120平方米的楼房,即使是一些在英德市区买了房子的村民,也同样可以分得一套新房。

时间回溯到2011年的下半年,戴着“英德市泥砖房改造示范村、英德市新农村建设试点和广东省幸福安居工程示范村”等多个光环的老围新村,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破土动工了。当时,当地官方对老围新村的宣传是“高起点、高规划、科学配套”,“建成后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幸福安居新农村”,并给出了新村完工的时间——2012年5月。

然而,新村并未如期建成。如今,新村的巷道、排污等工程还未建好,整个新村自前年年底开始就停工烂尾至今。

村民邓书强(化名)就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表示“以前的村支书都说每户交3.5万,现在又要多交1.5万,不交”。南方农村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邓书强的态度代表了不少村民对此事的心态。

但房屋主体建好后,由于资金短缺,新村被迫停工。钟敬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每套120平方米新房的造价大约是9万多元,除去政府给予的每户3.5万支持,还有较大缺口,但农户自筹部分收不上来,导致新村建设滞后。由于资金短缺,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镇政府为此还垫付了六七十万的工资款。

钟敬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老围村小组所在的下塘村委会在上一轮的扶贫中被定为省级贫困村,老围村原来大部分都是泥砖房,很破烂。当时省里和英德市有相关政策,只要农民愿意建新村,政府可以给予一定支持。为此,望埠镇组织各村干部到其他镇的新村参观后,向各村提出建设新村的倡议。作为老围村人,时任下塘村村支书的邓伟聪为老围村争取到了新村建设的名额。

然而,新村并未如期建成。如今,新村的巷道、排污等工程还未建好,整个新村自前年年底开始就停工烂尾至今。

但钟敬表示,就是每户3.5万元自筹资金,至今也没有交齐。邓伟聪告诉记者,按此前约定,在房屋建到一半时交2万元,封顶时交清余款1.5万元。目前,有约90%的农户交了第一笔2万元,还有20几户没交第二笔1.5万元的资金,甚至有一些农户至今一分钱都没交。

为何不少村民会不愿意交自筹部分的资金?望埠镇政府在网络问政中答复村民时称因为绝大部分村民都早已建了新房,所以他们对入不入住新村持无所谓的态度。

钟敬表示,村干部向村民承诺之前并未与镇政府沟通,镇政府完全不知情,“我分管扶贫,那时又挂点下塘村,却一点不知情。”